清凉古寺介绍
        一、恢复清凉寺的缘起         南京清凉寺,始建于南朝,是中国佛教禅宗五家之一------法眼宗的发源地。法眼宗为南唐高僧文益禅师所创,其禅学思想在中国佛教史上具有崇高的地位和价值,影响远及日本、韩国及东南亚,历史意义十分深远。         清.. < 详情 >
您在的位置:首页 / 佛教文化 / 传记  
传记
禅林僧宝传卷第一

发布单位:qls  发布时间:2013/1/17 12:40:25  浏览量: ( 2456 )
  禅林僧宝传卷第一。
  宋明白庵居沙门  惠洪  撰
  抚州曹山本寂禅师(青原六世)。
  禅师讳耽章,泉州莆田黄氏子。幼而奇逸。为书生不甘处俗。年十九弃家,入福州灵石山。六年乃剃发受具。咸通初,至高安,谒悟本禅师价公。依止十余年。价以为类已,堪任大法。于是名冠丛林。将辞去,价曰:三更当来,授汝曲折。时矮师叔者知之。蒲伏绳床下,价不知也。中夜授章,先云岩所付宝镜三昧。五位显诀,三种渗漏毕,再拜趋出。矮师叔引颈呼曰:洞山禅入我手矣。价大惊曰:盗法倒屙无及矣。后皆如所言。
  宝镜三昧,其词曰:
  如是之法,佛祖密付。汝今得之,其善保护。银碗盛雪,明月藏鹭。类之弗齐,混则知处。意不在言,来机亦赴。动成窠臼,差落顾伫。背触俱非,如大火聚。但形文彩,即属染污。夜半正明,天晓不露。为物作则,用拔诸苦。虽非有为,不是无语。如临宝镜,形影相睹。汝不是渠,渠正是汝。如世婴儿,五相完具。不去不来,不起不住。婆婆和和,有句无句。终必得物,语未正故。重离六爻,偏正回互。叠而为三,变尽成五。如荎草味,如金刚杵。正中妙挟,敲唱双举。通宗通涂,挟带挟路。错然则吉,不可犯忤。天真而妙,不属迷悟。因缘时节,寂然昭著。细入无间,大绝方所。毫忽之差,不应律吕。今有顿渐,缘立宗趣。宗趣分矣,即是规矩。宗通趣极,真常流注。外寂中摇,系驹伏鼠。先圣悲之,为法檀度。随其颠倒,以缁为素。颠倒想灭,肯心自许。要合古辙,请观前古。佛道垂成,十劫观树。如虎之缺,如马之馵。以有下劣,宝几珍御。以有惊异,黧奴白牯。羿以巧力,射中百步。箭锋相直,巧力何预。木人方歌,石儿起舞。非情识到,宁容思虑。臣奉于君,子顺于父。不顺非孝,不奉非辅。潜行密用,如愚若鲁。但能相续,名主中主。
  五位君臣偈。其词曰:
  正中偏,三更初夜月明前。莫怪相逢不相识。隐隐犹怀昔日嫌。
  偏中正,失晓老婆逢古镜。分明觌面更无真。休更迷头犹认影。
  正中来,无中有路出尘埃。但能不触当今讳。也胜前朝断舌才。
  偏中至,两刃交锋要回避。好手还同火里莲。宛然自有冲天气。
  兼中到,不落有无谁敢和。人人尽欲出常流。折合终归炭里坐。
  三种渗漏,其词曰:
  一见渗漏。谓机不离位,堕在毒海。
  二情渗漏,谓智常向背,见处偏枯。
  三语渗漏。谓体妙失宗,机昧终始。
  学者浊智流转,不出此三种。
  纲要偈三首。
  其一名敲倡俱行。偈曰:金针双锁备,挟路隐全该。宝印当空妙,重重锦缝开。
  其二名金锁玄路。偈曰:交互明中暗,功齐转觉难。力穷寻进退,金锁网鞔鞔。
  其三名理事不涉,偈曰:理事俱不涉,回照绝幽微。背风无巧拙,电火烁难追。
  黎明章出山。造曹溪礼祖塔。自螺川还止临川。有佳山水,因定居焉。以志慕六祖,乃名山为曹。示众曰:僧家在此等衣线下。理须会通向上事,莫作等闲。若也承当处分明,即转他诸圣。向自已背后,方得自由。若也转不得。直饶学得十成,却须向他背后叉手。说什么大话。若转得自已,则一切粗重境来。皆作得主宰。假如泥里倒地,亦作得主宰。如有僧问药山曰:三乘教中,还有祖意也无。答曰有。曰既有,达磨又来作么。答曰:只为有,所以来。岂非作得主宰,转得归自已乎。如经曰:大通智胜佛,十劫坐道场。佛法不现前,不得成佛道言。劫者滞也。谓之十成,亦曰断渗漏也。只是十道头绝矣。不忘大果。故云守住耽著。名为取次承当,不分贵贱。我常见丛林,好论一般两般。还能成立得事么。此等但是说向去事路布。汝不见南泉曰:饶汝十成,犹较王老师,一线道也。大难。事到此,直须子细始得。明白自在。不论天堂地狱,饿鬼畜生。但是一切处不移易。元是旧时人,只是不行旧时路。若有忻心,还成滞著。若脱得,拣什么。古德云,只恐不得轮迥。汝道作么生。只如今人,说个净洁处。爱说向去事,此病最难治。若是世间粗重事,却是轻。净洁病为重。只如佛味祖味,尽为滞著。先师曰:拟心是犯戒。若也得味是破斋。且唤什么作味。只是佛味祖味。才有忻心,便是犯戒。若也如今说破斋破戒。即今三羯磨时,早破了也。若是粗重贪嗔痴。虽难断却是轻。若也无为无事净洁,此乃重,无以加也。祖师出世,亦只为这个。亦不独为汝。今时莫作等闲。黧奴白牯修行却快。不是有禅有道。如汝种种驰求。觅佛觅祖,乃至菩提涅槃。几时休歇成辨乎。皆是生灭心。所以不如黧奴白牯,兀兀无知。不知佛,不知祖。乃至菩提涅槃,及以善恶因果。但饥来吃草,渴来饮水。若能恁么,不愁不成辨。不见道计较不成。是以知有,乃能披毛戴角。牵犁拽耒,得此便宜,始较些子。不见弥勒阿閦,及诸妙喜等世界。被他向上人唤作无惭愧,懈怠菩萨。亦曰变易生死。尚恐是小懈怠。在本分事,合作么生。大须子细始得。人人有一坐具地。佛出世慢他不得。恁么体会修行,莫趁快利。欲知此事,饶今成佛成祖去,也只这是。便堕三涂地狱六道去,也只这是。虽然没用处,要且离他不得。须与他作主宰始得。若作得主宰,即是不变易。若作主宰不得,便是变易也。不见永嘉云,莽莽荡荡招殃祸。问如何是莽莽荡荡招殃祸。曰只这个总是。问曰如何免得。曰知有即得,用免作么。但是菩提涅槃。烦恼无明等,总是不要免。乃至世间粗重之事。但知有便得,不要免免。即同变易去也。乃至成佛成祖,菩提涅槃。此等殃祸,为不小。因什么如此,只为变易。若不变易,直须触处自由始得。香严闲禅师会中有僧。问如何是道。闲曰枯木里龙吟。又问如何是道中人。闲曰髑髅里眼睛。其僧不领,辞至石霜。问诸禅师曰:如何是枯木里龙吟。诸曰犹带喜在。又问如何是髑髅里眼睛。诸曰犹带识在。又不领,乃问章曰:如何是枯木里龙吟。章曰血脉不断。又问如何是髑髅里眼睛。章曰干不尽。又问有得闻者否。章曰尽大地,未有一人不闻。又问未审是何章句。章曰不知是何章句,闻者皆丧。乃作偈曰:
  枯木龙吟真见道。髑髅无识眼初明。喜识尽时消息尽。当人那辨浊中清。
  有僧以纸为衣,号为纸衣道者。自洞山来。章问如何是纸衣下事。僧曰:一裘才挂体,万事悉皆如。又问如何是纸衣下用。其僧前而拱立。曰诺即脱去。章笑曰:汝但解恁么去。不解恁么来。僧忽开眼曰:一灵真性,不假胞胎时如何。章曰未是妙。僧曰如何是妙。章曰不借借。其僧退坐于堂中而化。章作偈曰:
  觉性圆明无相身。莫将知见妄疏亲。念异便于玄体昧。心差不与道为邻。情分万法沉前境。识鉴多端丧本真。若向句中全晓会。了然无事昔时人。
  僧问五位君臣旨诀。章曰:正位即空界,本来无物。偏位即色界,有万形像。偏中至者,舍事入理。正中来者背理就事。兼带者冥应众缘,不随诸有。非染非净,非正非偏。故曰虚玄大道,无著真宗。从上先德,推此一位,最妙最玄。要当审详辨明。君为正位,臣是偏位。臣向君是偏中正。君视臣是正中偏。君臣道合,是兼带语。问如何是君。曰妙德尊寰宇,高明朗太虚。问如何是臣。曰灵机宏圣道,真智利群生。问如何是臣向君。曰不堕诸异趣,凝情望圣容。问如何是君视臣。曰妙容虽不动,光烛不无偏。问如何是君臣道合。曰混然无内外,和融上下平。又曰:以君臣偏正言者,不欲犯中故。臣称君不敢斥言是也。此吾法之宗要。作偈曰:
  学者先须识自宗。莫将真际杂顽空。妙明体尽知伤触。力在逢缘不借中。出语直教烧不著。潜行须与古人同。无身有事超岐路。无事无身落始终。
  又曰:凡情圣见是金锁玄路。直须回互。夫取正命食者,须具三种堕。一者披毛戴角。二者不断声色。三者不受食。有稠布衲者,问曰:披毛戴角是什么堕。章曰是类堕。问不断声色是什么堕。曰是随堕。问不受食是什么堕。曰是尊贵堕。夫冥合初心,而知有是类堕。知有而不碍六尘是随堕。维摩曰:外道六师是汝之师。彼师所堕,汝亦随堕,乃可取食。食者正命食也。食者亦是就六根门头,见觉闻知。只不被他染污,将为堕,且不是同也。章读杜顺傅大士所作,法身偈曰:我意不欲与么道。门弟子请别作之。既作偈,又注释之。其词曰:渠本不是我。非我我本不是渠非渠。渠无我即死,仰汝取活。我无渠即余,不别有。渠如我是佛(要且不是佛)。我如渠即驴,二俱不立。不食空王俸。(若遇御饭,直须吐却。)何假假传书(不通信)。我说横身唱(为信唱)。君看背上毛,不与你相似。乍如谣白雪,将谓是白雪。犹恐是巴歌。南州帅南平钟王。雅闻章有道,尽礼致之不赴。但书偈付使者曰:
  摧残枯木倚寒林,几度逢春不变心。樵客见之犹不采,郢人何事苦搜寻。
  天复辛酉夏夜,问知事。今日是几何日月。对曰六月十五。章曰曹山平生行脚。到处只管九十日为一夏。明日辰时吾行脚去。及时焚香,宴坐而化。阅世六十有二,坐三十有七夏。门弟子葬全身于山之西阿,塔曰福圆。
  赞曰:宝镜三昧其词要妙。云岩以受洞山,疑药山所作也。先德惧属流布,多珍秘之。但五位偈,三种渗漏之语,见于禅书。大观二年冬。显谟阁待制朱彦世英。赴官钱塘。过信州白华岩,得于老僧。明年持其先公服。予往慰之,出以授予曰:子当为发扬之。因疏其沟封,以付同学。使法中龙象,神而明之。尽微细法执,兴洞上之宗。亦世英护法之志也。
  上一篇: 菩提道次第略论
  下一篇: 禅林僧宝传卷第二